主页 > 高级HR资讯 >

赵伯平管理专著: 《三阶梯管理——对人性的管理集成》连载五 ...

作者:七返九还的空间 > 博客 来源:网络 浏览数:1290 发布时间:2020-07-23 16:54:47

自从我20年前在《厂长经理报》首次提出“三阶梯管理”以来,虽然先后已经在网上看到胜利油田渤海钻井总公司谭家芝、胜利油田现河采油厂史127采油管理区任肖宁、山西电力公司、临汾供电分公司、大唐淮南田家庵发电厂、中国电力建设集团华东院、上海市进才中学、燕郊开发区实验小学马善亮、北京通州民族幼儿园郝苗苗、常州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张雪华、东莞厚街专业技术学校林汉荣、广东始兴县高峰小学王卫斌、南京大学商学院张伟、西北大学CEO总裁班授课老师陈德耀、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王勇毅、中央党校的郭凤林、上海文化物业服务管理竞博电竞网址、湖南路桥建设集团等极少数单位和个人在主张之、应用之的同时,除张雪华一人外(此致敬礼),其余要么有意无意的忽略作者,要么公然的剽窃,但我还是要感谢他们对三阶梯管理的认同,并且希望在接下来的20年,能够有更多的单位和个人来主张它、应用它,因为我坚信,诚如十多年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人力资源经理所言:三阶梯管理虽然没有名气,但确实管用!

 

第二章:制度不败(一)

制度这东西,开始你不喜欢它,排斥它;慢慢地,开始接受它,喜欢它,最后你发现自己离不开它,你本身也变成了制度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──无名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三、什么是制度管理的目的?

制度管理的直接目的有二:一是为了获得合情合理的制度单元。主要体现在各个具体的制度单元不但于出台之初做到适用管用,切实可行,而且于动态变化中能做到持续的适用管用,切实可行。二是为了在不同的制度单元之间保持协调顺畅的和谐关系。主要体现在全部制度单元间既不重叠,不漏项,又前后一致,上下左右连贯,浑然一体。两条其实是一条,其实是一个虽然谈不上完美,至少也算是优越的制度体系的两个方面。

有关制度管理的间接目的且看荀子的一段话:“人,力不若牛,走不若马,而牛马为用,

何也?曰:‘人能群,彼不能群’”。群是什么?群就是组织。牛马虽然也会一群群地在一起吃草、戏嘻,但它们不懂得像人一样,通过分工协作,通过广义的制度形成一个步调一致、战无不胜的组织,使1+1>2,而且是远远地大于2,所以尽管其力大于人,结果却为人所用。

组织的效率(当然是坚强有力,名副其实的组织),远高于一般未经组织过的群众之上,在今天差不多已是众所周知的常识,无需我们去作过多的逻辑推理。这里只要稍稍指出一条事实就足以证明,亚当•斯密在他《国富论》的开头曾经讲,同样体力、智力的工人生产同一种扣针,不同的是:一方为建立在专业化分工基础上的企业组织内的员工,一方为自给自足的小生产者,前者的工效是后者工效的二百四十倍。

企业组织的效率既然远居于单打独斗的个人之上,而广义的制度又是孕育出企业组织的母体,那么,制度管理的间接目的,或者说最终目的自然就该是提升企业组织的效率。

看似平常的这点却具有非同小可的意义。因为人们以往在论及制度的功效时,容易将制度与限制、约束之类的词汇联结在一起,制度似乎就是用来管人的、减少员工自由的。对此,若是从单个制度的目的上讲,也许不无道理。但单个制度的目的不等于制度管理的目的,以制度管理的目的为参照,判别单个制度优劣的最高准则只能是是否有利于组织效率的提升。某一制度,除非它对员工行为的限制和约束有利于企业组织效率的提升,否则就是有害无益的。企业组织决不能为了限制而限制,而应该为了更好的组织,为了组织的效率而限制。

顺便一提的是,虽然如荀子般的老祖宗们很早就意识到了组织的重要,但中华民族无疑要算是世上最不善于组织的民族。外国人看中国人时,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,三个中国人走在一起就变成了一条虫。原因正在于我们一贯无视组织的重要,不屑于组织,不善于组织,一盘散沙,乌合之众,醉心于窝里斗,人一多,自然便成了任人欺负的虫。这也正是我们要借助制度管理来倡言组织的重要性的原因之一。

敬请关注赵伯平的微信公众号:zbpglzx2016

赵伯平(管理咨询专业,擅长领域:企业文化、战略规划、组织设计、人力资源,zbp079@163.com 

赵伯平的四本管理“鸣”著:

最早发现《中国企业的病根子》;

于是提出《三阶梯管理》(已出版);

然后主张《以权威破除权威》(已出版);

进而呼吁《从狼性文化到磁性文化》(已完稿,待出版,有意向的出版机构请邮件联系)